业务范围

联系我们

  • 联系人:陈经理
  • 手机:13912627688
  • 服务热线:0512-68656135  65523007
  • 地址:苏州市金阊区三香路1298号光大银行写字楼10楼F座

遗产的忧患:苏州博物馆该不该建在文物上?(图

发布时间:2018-10-12 13:15:57作者:浏览量:

位于苏州古城东北街178号,占地78亩的苏州拙政园是中国园林的经典之作,被誉为“中国私家园林之最”。据中国风景园林规划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孟兆祯介绍,在江南的私家园林中,苏州是最具代表性的,而在1950年代苏州存留下来的100多个园林中,无论从历史积淀、还是建设效果,或者从解放后的保护程度来讲,拙政园又是其中的典型代表。拙政园始建于十五世纪初,四百多年来,拙政园几度分合,或为“私人”宅园,或做藏娇“金屋”,或是“王府”治所,留下了许多诱人探寻的遗迹和典故。

而紧挨拙政园的则是太平天国李秀成的忠王府。1860年6月2日,太平军在忠王李秀成率领下攻克苏州后,在拙政园宅基上建造忠王府。后又扩入东边潘姓和西边汪姓住宅,与拙政园园林连成一体。

因此,两者关系颇为密切:拙政园是忠王府的花园,忠王府是拙政园的宅第建筑,两者是江南私家园林的住宅与花园的关系。1961年,两者同时被国务院首批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0年代,拙政园作为苏州古典园林的典范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但由于历史原因,忠王府并没有被完全保护起来,部分建筑一直被一些单位和居民长期使用。如忠王府的住宅建筑,也就是拙政园西花园的住宅建筑,并没有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范围,仅作为“控制保护古建筑”。长期被苏州市博物馆使用的忠王府中部主体建筑,只是全国重点保护文物,没有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保护范围。而东边的苏州市园林博物馆使用的忠王府部分建筑,因拙政园而一起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根据国家文物保护法和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保护要求,拙政园和忠王府以及由于历史原因未纳入文保范围的建筑,都应得到真实、完整的全面保护。

因为由世界著名建筑大师贝聿铭为家乡操刀设计,苏州博物馆(简称“苏博”)新馆曾名躁一时。

此次苏博新馆馆址北靠拙政园,东傍现苏州博物馆和园林博物馆,必须拆掉平江区医院、拙政园托儿所和已经列入国家文物保护的011号控制保护古建筑。2003年7月10日,作为在苏州市搞了40年园林建设工作的专家,63岁的原苏州市政协文物保护组长、苏州园林局退休副总工程师黄玮向全国寄出500份《救救拙政园、救救忠王府》的长信,他指出,这三处拆迁或拆移的就是忠王府保存完好达4000-5000平方米的一部分主体建筑,属于拙政园西园全部住宅原址,新馆规划是一项严重损害拙政园和忠王府真实性和完整新的破坏性建设工程。8月,媒体开始关注并报道黄玮的观点,而苏州市对新馆设计方案的公示恰恰在这个时候,于是,其轰动就超过了贝大师出马设计的新闻事件,引起全国的强烈关注。

在对苏博事件的深入调查中,观察记者了解到:事实上,针对新馆损伤珍贵文化遗产的奔走呼告,黄玮已经持续了一年零四个月。然而,其“新馆必须重新选址”的提法最终没有得到采纳。

“我曾经无数次问我自己:我这样坚持是不是错了,我想只要谁有充分的理由说服我,我就放弃,可是没有人能说服我改变观点。因为,我的看法是符合历史事实的,是正确的。”黄玮用平静而略带哀伤的语气对记者说。

时间追溯到2002年4月30日,贝聿铭大师为家乡苏州设计博物馆新馆的事项经苏州方面的努力最后敲定,知情人士透露:“考虑到贝聿铭的级别,为表示重视,原本应该由苏州市文广局出面的签字仪式,改由苏州市人民政府和贝氏建筑设计事务所签下新馆设计合同。”

签字当天,苏州市政府安排了上午和下午两场座谈会议,“从会议开始时大师非常谦虚的表态看,会议显然是应他的要求召开的。”一位当时的与会人士回忆,“贝大师在会上说:我在国外生活了75年,已经是地道的老外了,希望在设计方案前能听取国内和苏州专家的意见。”所以就有了分别由苏州专家和国家级专家组成的上午和下午的座谈会。会场上展示了苏州市定下的新馆地址的照片和图纸,与会的黄玮就马上就觉得这个地址“有很大问题”,是“完全不对的”。

黄玮说:“规划要拆迁的忠王府建筑,虽然有部分一直被一些单位和居民长期使用,没有及时纳入世界文化遗产和国家文物重点保护对象,但属于控制保护古建筑,也是拙政园的缓冲区,按照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相关规定,除了主体建筑,背景和周围环境同样是要保护的。”

但由于当天只是对贝聿铭的设计提意见,“选址”不在座谈会探讨范围,苏州市有关部门对黄玮的反馈是:新馆地址是有关部门从六七个备选地址中多次比较选出的,这个问题不需要再考虑。而由于黄玮参加的是苏州组的讨论,他的意见没有引起国家级专家的重视。

黄玮情急之下带了图纸拜访了贝聿铭老先生,在大师面前,他介绍情况后婉转地说:“选址对设计是否成功很重要,在现在这个地方建新馆,将面临很大挑战。”意指建新馆会破坏文物,希望能得到贝老“重新选址”的支持。“不想贝老竟误解了我的意思。”黄玮痛苦地说,作为世界顶级建筑专家,贝老从来就是迎难而上、不畏挑战,他回答黄玮:“我喜欢挑战!”结果大大偏离了黄的本意。

2002年5月下旬,为了迎接第27届世界遗产大会可能在苏州召开(实际上此届大会放在巴黎,第28届世界遗产大会将在2004年首次在中国苏州召开),苏州市开始准备向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申请“苏州古城全面保护”。黄玮借机再次向市政协和园林局反映,并应邀在政协会议上作专题发言,引起一定的重视。消息人士称:“据说苏州市政府某位领导曾要求有关部门‘慎重考虑选址’。”

2002年7月10日,苏州市政府、规划局、文广局、园林局等领导一起找到黄玮谈话,开了半天会,但双方观点相去很远,有关部门以“要拆迁的建筑没有被列入文物保护”为由,拒绝接受黄的“换址”意见。黄玮则明确告诉官员们:“你们这是拿过去未纳入文保的遗憾作今天不保护的理由,这不正确。我保留个人的意见,同时会继续做工作。”

之后,他给苏州市委、市政府写信,给国家建设部、国家文物总局、教育部科教文委员会写信,给众多中央媒体写信,希望能引起重视、采取正确措施。“在这块‘圣土’上,不管任何人去拆、去设计,只要与拙政园和忠王府的保护无关,都是破坏性的。”在给领导的信中,他写道,“我建议不仅新的(博物馆)不能建,现在的博物馆也要从忠王府搬出来,另选一个合适的地方建新的博物馆。对这块宝地进行修缮,以完整的忠王府再向联合国申请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信寄出去了,但应者寥寥。有的政府部门回答:地址是专家们定下来的,现在请人设计的合同也已经签了,不好办。有些专家的回复说:选址好像是有问题,但现在来不及了。更没有一家媒体对黄玮的信作出反应。

2003年7月10日,苏州市有关方面在紧锣密鼓的筹备后,传出了在今年10月开工建设新馆的消息。黄玮极为震惊,决定作“最后一搏”——他写了一封《救救拙政园,救救忠王府》的呼吁书,并准备了图纸和照片,共制作了500份寄向全国,其中包括中央领导。

在黄玮的努力下,苏州博物馆新馆选址争议开始引起中央领导、国家建设部和众多专家的重视。8月8日至9日,根据中央领导批示,国家建设部派出包括2位建设部官员和3位专家的5人小组在苏州展开调查。

调查组首先邀请了原苏州园林局副总工程师黄玮及苏州市其他部分政协委员举行了调查会,向委员们详细了解了有关苏州博物馆新馆对历史遗产拙政园和忠王府是否存在破坏和破坏程度等情况,随后又进行了实地调查。

作为调查小组组长,建设部风景名胜专家顾问、中国世界文化遗产研究委员会高级顾问林源祥教授在调查后告诉观察记者:事实非常清楚,根据我们的鉴定,目前规划拆迁处包含了历史上忠王府的建筑,并损害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拙政园周围环境,这是对历史文化的粗暴践踏。

调查小组随后又一次召开了由苏州市相关部门参加的调查会,与会的包括苏州市政府副秘书长、建设局副局长、文化局长、园林局长、文物管理办公室主任和规划局某处长等10位苏州官员。官员们向调查组传达了四个观点:第一,有关部门对新馆的选址是慎重的、是符合程序的、是形成共识的。第二,对忠王府和拙政园的范围鉴定是明确的,拆迁建筑没有纳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忠王府的范围,关于“拆除其主体建筑四五千米”的说法不对。第三,对新馆的设计是慎重的。第四,有关新馆建设牵涉的文物保护是有力的,市政府将划出专门地块,安排两处控制保护建筑的移建保护。

这些意见同样在苏州市文广局8月14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再次传达,这次发布会是“苏博事件”后苏州主管部门的首次回应。

在听取了各方意见和实地调查后,调查组马上形成书面的调查意见上呈至国家建设部,林源祥相信建设部有关领导会根据他们的调查报告和建议尽快给出“苏博事件”的意见,因为苏州方面计划的新馆动工时间是10月份,而针对古建筑的拆迁早已经开始,所剩时间不多。另一位知情人士则认为:“建设部的意见恐怕不会太快”。因为拙政园属于园林,忠王府是文物,而在我们国家,园林归国家建设部管,文物是由国家文物总局管理,这样,建设部要定夺此事至少还要与国家文物总局“通气”。

建设部调查小组对苏博新馆选址的调查报告是如何写的,又提出了哪些建议?由于建设部尚未作出批示,参与调查的成员称“暂时不便向记者透露”。但作为专家,林源祥教授发表了个人意见,他对调查会上有关部门的四个意见完全不能接受,他说:“首先,选址争议与建筑大师的设计是否慎重无关。有关部门‘对新馆的选址是慎重的、符合程序的和形成共识的’并不表示就是正确和科学的”;“要拆除和拆移的古建筑虽然未纳入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忠王府,但历史却明确记载着属于忠王府,应该以历史事实为依据;最后一点,我认为有关保护建筑从忠王府拆移出去就不再是文物了。”

与最早反映此事的黄纬教授一样,林教授十分明确地说:“苏州博物馆新馆必须另选地址。”

而除了黄纬和林源祥,中国工程院专门研究园林建设的孟兆祯院士也认为:“新馆地址不妥,必须另选。”8月28日中国国际园林研讨会召开期间,孟老告诉观察记者,苏州市以是否属于文保单位的概念把历史上的忠王府建筑排除在外,进而规划建筑新博物馆,是不正确的。孟院士认为新馆破坏事实是清楚的,“博物馆决不能建在文物上。”

林源祥教授建议,既然原本居住在古建筑里的居民也要搬出,平江医院也马上开始搬迁,苏州方面应该以此为契机,对其中有价值的古建筑进行修缮,集中保护,也可以将这些建筑与已经纳入全国重点文物的忠王府一起,向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申请世界遗产名录。

黄玮的建议是,应该学习北京首都博物馆的成功经验,从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子监中搬出来,重新建设首都博物馆。同样苏州博物馆也应从忠王府中搬出来,在古城中另选佳址,建设具有苏州风貌特色和现代化设施的新博物馆,这将成为永载史册、两全其美的好事。黄玮甚至将重新选址的地方都考虑好了,他说,市区观前街就有一块地适合建博物馆。

此次关于苏州博物馆新馆选址的争议,留下的最大悬念就是,这次争议会以什么样的结局结束,苏博新馆会另选他址吗?

据记者了解,目前苏州市还没有暂停新馆建设计划的迹象,一切工作仍在继续,不过从记者实地调查的情况看,今年10月恐怕还无法动工,因为有些居民至今尚未搬迁。苏州市文广局副局长、文物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陈嵘女士是苏博建设的主要负责人之一,8月20日她告诉记者:“我们的意见集中反映在8月1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没有新的意见发表。”然后以“马上要去开会”婉拒了记者的采访。在当天的发布会上,陈嵘说,新博物馆在老馆(忠王府)的基础上向西扩张是最好的选址方案,是苏州市经过三年多时间,对6个备选地址方案反复论证的结果。陈嵘还指出,把原有的古建筑加以移建,在忠王府和拙政园附近建一个与原有风格相适应的新苏州博物馆,不是破坏,恰恰是对文物周边环境的最好保护。

作为专家,黄玮至今仍对市区1994年建设的“干将路”保留个人的不同意见。14.2平方公里的苏州古城地处现苏州市区,其“小桥、流水、人家”的风格,自然制约着城市现代化发展,尤其是交通的现代化。比如,记者日前拜访黄纬先生时,就是在观前街下车,然后步行10分钟,走过长长的小巷和一座小桥,才找到黄老位于邾长巷的家。1994年,苏州市有关部门“为了城市交通发展和经济需要”,为了连接城市东面的工业园区和西面的国家高新技术开发区,不惜在处于中间的古城中开了一条占古城约1平方公里的大道。道路缓解了交通制约,直到苏州古城由于破坏严重,没有整体申请到世界文化遗产时,越来越多的专家才关注这条马路是对古城“引狼入室”的破坏,但“已经交了学费”,古城已不可能恢复原貌。

2003年9月3日,接受观察记者采访的国家建设部城建司园林绿化处处长曹南燕告诉观察记者:“建设部对苏博选址事件还在紧急的磋商中,目前没有作出最后决定,但很快会有结果,我们十分感谢媒体对此事的关心。”曹处长同时指出,帮助苏州市妥善解决苏州博物馆选址争议事件,同时保护好拙政园和忠王府,是国家建设部对类似事件的一贯原则。